烑禾

偶尔的脑洞需要支持,不然瞬间夭折

予炎

我对你开始只是那种单纯的喜欢,
我的喜欢和别人不一样,
比所有人都多一点,
即使在细微处也可以看见的那种喜欢,
每一个被藏起来的地方都有我对你的喜欢,
只要一个不大不小的契机,
你就可以发现我对你的喜欢,
对你而言可能是惊喜,
可于我来说,
这是我不愿让你看见的秘密。

我们经历过时间,
相互陪伴度过病痛,
都在彼此回忆过往时,
想温暖那个小小的恋人。

即使我幻想出无数种身份,
在我身边的,
一个不可以缺少的人
——是你。
焦栖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张臣扉 笔

★有事bb:
这个是我读绿鸟的《迪奥先生》的读后感,张先生说不出这种话,我写的这个完全是900%ooc美化版

要是换张臣扉自己来,可能是幼稚又风骚地找焦栖要亲亲抱抱举高高。(嘛也,想想就萌哭了好吗?我写的什么土味情话(摔!))

名字就是直白的给炎炎(焦栖)(:3▓▒
(起名废倒地不起)

没别的意思,懂得自然懂,不懂的就随便看看吧~

知晓

我说:“谈恋爱没什么好的。”
你说:“恋爱也无非那样,你我相处更甚恋爱。”

可我知道,你其实很享受被别人追,或许中间拒绝过别人,但是你也只是试探。

这么久,你从未正面拒绝过他。和我一起出门,拿着手机和他聊微信,贯穿全程。

打游戏,聊八卦……只要他提,你绝对积极。

可能说这个算我小肚鸡肠了,某天,他穿了一个黑白格子褂,你看见了就嚷嚷自己有同款,第二天就穿好,虽然他第二天换了衣服,但是第三天你和他就一起穿了那个黑白格子褂。本来大家都知道他在追你,所以纷纷起哄,你没有向我解释,也没有和别人说明,更没有避开他,活动时还和他并排走……

有时,我们姐妹几个出去玩,你总要问一句:要不要问问他去不去?

有时,很多个有时。某天,很多个某天。

或许这种时刻,人都应该想起你对自己的不好,但是你对我的好我也如数家珍,我很感谢你。

我没办法说,我的内心没有一丝波动,但是也仅仅只有一点波动。
风拂过湖面,激起的涟漪也不过几圈而已,停了,湖面就不会再动了。

你可能后悔了,但是你反悔就会一下子伤害两个人,他会怨恨我,我也不会在意你了。
向前走一步,可以回退,但是说出的话,无法收回,连着它的善恶,都会深深的扎进心里,极难磨灭。

唉~不吐不快!我们到此结束了,反正以后若不刻意的话,就可能永远见不了面~

断了你,少一分挂念
舍了你,少一分烦恼
离了你,少一分忧愁
断舍离真好用!

你本无意同我走,东瞧西看备后手。
一觉醒来头檐绿,亲朋好友探我心。

失恋真特么使人文学水平增强。😂

再不写字就不会写字了QAQ

初三的假期,颓废的假期
😂😂😂

《黑兔》

《黑兔》
★ 试食儿

腹部是所有动物最柔软的地方,也是最难以触碰到的软肋,倘若对方没有顾虑的将自己的腹部袒露在你面前,那么他对你就有着绝对的信任。

徐泽烨总是忍不住想去触碰宁团的腹部,特别是宁团刚刚吃完饭,胃被食物撑得微微鼓起时,因为当他的手覆盖住宁团的腹部,他会有种异样的快感。

那种感觉很微妙,就像是反复咀嚼馒头米饭后微微渗出的甜味,浅淡又令人难忘。徐泽烨的手缓缓抚摸过宁团的腹部,手底温热的皮肤细腻顺滑,微胀的胃随着宁团的呼吸起起伏伏。徐泽烨抚摸的很仔细,他很珍惜很虔诚的去感受宁团内脏的所有动静——心脏跳动引起的震动、肺叶收缩带起的幅度、肠胃消化食物的蠕动……

每每这时,徐泽烨就会那种充盈的满足感,源于自己恋人对自己全身心的信任。而他自己一颗患得患失的心,也能彻底安定下来,他的恋人,是真实存在的。


两人晚饭后,徐泽烨会自觉的把碗洗了,再切一些水果或是泡一杯牛奶给宁团,然后他俩就靠在沙发上看晚间八点档的肥皂剧。这时,徐泽烨就会顺着宁团睡衣的下摆把手伸进去,覆盖住他的腹部,感受他内脏的活动。

起初徐泽烨觉得自己对宁团的这种行为有些变态,甚至惶惶不安的向宁团解释,宁团听完他结结巴巴纠结万分的话语,问他:“我肚子好摸么?”

徐泽烨愣了愣,盯着宁团含笑的双眼,有些不好意思:“嗯!我喜欢……”

宁团抓住徐泽烨的手,把徐泽烨的爪子放在自己的腹部:“都在一起这么久了,你还不懂我么?喜欢就行,我还怕你嫌弃……纠结这么多做什么?”

徐泽烨见宁团脸上有些不耐,又软绵绵的解释了一句:“怕、怕你不高兴……我手劲大……”

宁团听他这样说,忍不住笑了声:“你这样叫手劲大?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徐泽烨被宁团笑的莫名羞愧,手足无措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只好皱着眉头,郁闷的等宁团笑完。

宁团自顾自的笑了会儿,见徐泽烨皱着眉兀自郁闷,一边伸手去压他的眉一边解释:“我的意思是,你手劲不大,摸我的时候我舒服……”见徐泽烨还有点郁闷,只好再补充:“宝贝儿,我宁爷可是能一挑十的!”

这茬不提还好,徐泽烨一直不喜欢宁团把自己当黑社会老大的“事迹”挂在嘴边,所以虽然此时明明是徐泽烨处于下风,他也忍不住瞪了宁团一眼,刚要开口教训宁团,就看宁团讨好的看他,显然是知道自己讲错话了,徐泽烨对他使用了不下百八十次的伎俩早已免疫,训他:“团团觉得自己的‘光辉事迹’很值得骄傲?嗯?”

宁团习惯了徐泽烨的训斥,立刻态度诚恳的认错:“不不不,一点不觉得,都是过去的事了!”拉过徐泽烨的手到嘴边响亮的亲了一下,接着认错:“现在宝贝儿,你才是我的骄傲~”

徐泽烨刚刚升起的小火苗,一下子就给宁团的甜言蜜语扑灭了,仅余的袅袅青烟,熏得他整张脸都红了……

认什么错?认命吧……

金粉拍不出想要的blingbling(抱头痛哭)。谁能想到,我随手写的脏话居然比我认真写的还好看QAQ
(果然玻璃笔就该垫鼠标垫写)